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,最快更新皇朝第一妃最新章节!

    薛海娘咬牙忍了下来,一声不吭。因着天色昏暗,洞穴内又仅有一堆柴火供以照明,薛海娘将手腕往身后藏了藏,以北辰让及北辰琅婳二人的角度看来,倒是瞧不见南叔珂钳住她手腕这一幕。

    薛海娘挣了睁,却没能将南叔珂的手挣开。心中难免恼羞成怒,一怒之下便将手臂高抬,以至于南叔珂扣住她手腕这一幕全然落入二人眼中。

    薛海娘颇为神气说道:“看吧,北辰姑娘,南叔珂没有这样握着你的手,喔也不对,你们之前关系这么好,出于朋友之间的情义也是会握一下的,可你知道他现下为何要握住我的手吗,他就是生怕我当真傻傻的上前用自己换了梁白柔来。你说,她不让我去与梁白柔交换,那么接下来是不是就要你与拔刀相向了呢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北辰让瞧着北辰琅婳愈发惨白的面色,便是再也忍不下去,宽袖一挥竟是朝薛海娘昳丽娇嫩的面庞射出飞镖,却是狠心要将她毁容。

    ‘锵——’

    电光火时间,南叔珂‘琅寰’出鞘,将飞镖挡下。

    薛海娘愈发笑得得意,且将此事大做文章,“你瞧,殿下可是一丁点儿伤害也不舍得我受呢,你说这都摆明了的事儿,你怎么还不愿意承认呢。”

    北辰琅婳气得咬牙,她对南叔珂道:“你喜欢她?你竟然喜欢一个在宫中伺候的婢女?我,我竟还不如一个婢女?”

    北辰让见妹妹气得不轻,亦是心疼不已,忙劝道:“阿婳,你难道还没瞧出来,这二人是做戏给你看呢,南叔珂正是为了保护那地上的梁白柔,这才与她演了这么一出。”

    薛海娘又将矛头对准北辰让,“你这可是在误导你妹妹呢、”

    北辰让气得愈发牙痒痒,恨不得将这伶牙俐齿、又咄咄逼人的漂亮丫头一把掐死。

    南叔珂此时已是将琅寰彻底出鞘,随手将剑鞘弃在一旁,清冽的眸来回扫视着二人,“琅婳,昔日之事亦非我所愿,待我稍稍清醒时便不顾反噬之痛让你停了下来,我以为当日你便该明了我的心思。”

    北辰让为了自己唯一的妹妹已经变得蛮不讲理起来,“可那又如何,我阿婳费了三年时间才抑制住自己体内的蛊虫,却是自此伤了身子,落下寒疾,难道这些你都充耳不闻、视若无睹吗?”

    南叔珂又看向北辰琅婳道:“我可以弥补,莫说南国,乃至*,只要你要的,我都费力替你夺来。”

    北辰琅婳险些红了眼,她指着薛海娘便道:“好啊,你要弥补。那我便要她一个。”

    南叔珂正欲开口,颈间却是传来一阵剧痛,他勉强在昏迷前回头,眼里夹杂着诸多情绪,难以置信,愤懑,以及一丝担忧。

    以南叔珂的聪颖,怎会不知薛海娘对他动手的缘故。

    北辰琅婳与北辰让皆是惊呆了,愣愣地看着那看似纤细娇弱的女子将南叔珂倒下的身子托住,又将其安置在岩石旁稳稳靠着,摆弄了一会儿,让他看起来舒适了不少,这才走向北辰琅婳与北辰让,薄而白的唇微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