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,最快更新皇朝第一妃最新章节!

    若非薛海娘肩负无方法师嘱托,如今定也会进去瞧上一瞧。

    虽说她与北辰琅婳之前交情不深,仅是萍水相逢,可相处多日,若说全然不在意她之生死,那绝对是假的。

    于公,北国堂堂皇室郡主死在南国国寺之内,这显然是足以叫北国问责,甚至引起两国交战的理由。

    于私,她对北辰琅婳倒也有些好感。

    薛海娘自问,两世为人,她尚且未接触过这般光明磊落,说一不二的女子。

    如此桀骜,如此张扬,却又耀眼得很。

    南叔珂倒是不急着前去探视,“我并不擅医术,如今大夫在里头诊治我前去打搅也并不合适,他上前一步半蹲在薛海娘身前,与她两眼相视,“你不若与我说说,昨儿琅婳与无方出门之前可曾交代过你什么。”

    薛海娘笑了,那妖冶凤眸弯起,像极了高缀夜幕的月牙儿,“鬼影是你的人,你将他安插于此,难道他不曾向你透露?”

    南叔珂微眯着眼,“鬼影虽说轻功过人,却也并非千里耳。”是以,他虽然能在一定距离内隐匿身形,却无法凭借着正常的耳力探听到薛海娘与北辰琅婳的对话内容。

    薛海娘揶揄一笑,心底暗嘲鬼影着实不愧是南叔珂看中安插在此处之人,竟是连昨儿北辰琅婳出门前与她在内室一番隐秘谈话都收入眼底,事无巨细一一俱向南叔珂禀报。

    “郡主无非是百般叮嘱,此事不可告知北辰世子。”薛海娘沉下声调,尽量让声线听起来极轻,如此才不易叫人察觉,“我原以为郡主她只晓得胡作非为,骄横任性,却不曾想她也有如此见解与气度。”

    “嗯——”南叔珂有些不甚在意,“短短几日,你倒是对她生了不少好感。”

    薛海娘莞尔一笑:“若她当真一无是处,你也就不会与她纠缠了这般久吧。”

    南叔珂只觉脑门一突一突的发胀,“何为纠缠?”

    与北辰琅婳虽相识十余年,可事实上他却是半点也不知北辰琅婳对他存了这般心思,毕竟他们三人自幼相识,且琅婳又不擅男女情爱之事,是而多年来他仅仅将其视为挚友。

    薛海娘闻言伸手将嘴捂上,无辜地朝南叔珂眨了眨眼才道:“算我言语有失得当。”

    南叔珂一甩衣摆,没好气地环着琅寰便入了房中。

    “哎。”薛海娘赶忙朝他背影呼道。

    南叔珂侧过头,狐疑地瞧着她。

    “劳烦殿下待会儿出来的时候将里头的点心给我拿一碟出来。”薛海娘讨好一笑,“这都是我今儿早上才做的,殿下若是想吃便尽管试试。”好歹是有求于人,自然得给点甜头才是。

    南叔珂挑了挑眉,一线薄唇微微扬起一抹笑弧。

    人来人往,一时间这素朴简陋的厢房门庭若市。过往僧人皆对她投以困惑的眼神,起先薛海娘还耐着性子解释一番,到了后头便是歪着头连解释一句都不曾。

    直至那一抹绛紫色身影跃入视线。

    薛海娘噔的一声心头响起警铃。

    北辰让阔步走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