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叶歆婷还是没有理他的打算,自顾自的轻揉着受伤的脚踝。

    萧子赫可没那么好的耐心,弯下腰,大手掐住她的一只手臂就往上提。

    “疼………”叶歆婷眼泪都快出来了。

    他才不管她是疼是痒,抓起她就按在了一边的墙面上。

    “疼也是你自找的。”

    她咬牙切齿的盯着他,很是不满。

    死渣男,一点同情心都没有,她恨不得把世界上所有恶毒的语言通通用到他身上。

    事实也正如叶歆婷所想的那样,萧子赫确实没有一丝同情心。

    他虽然不再恶语相向,但他抓着她的手一点也不温柔。

    他就这样拖着叶歆婷径直走回房间,不管她的脚有多疼,也不管她是否能跟上自己的脚步,而后一松手就把叶歆婷甩到了沙发上。

    叶歆婷被他突如其来的动作弄得一阵头晕眼花,待她稳住身子想破口大骂的时候,萧子赫的身影已经消失不见了。

    “萧、子、赫………”每一个字都是被叶歆婷咬着吐出来的。

    萧子赫出现了,手里多了一条毛巾还有药油。

    叶歆婷白了他一眼,看了看他手里的东西。

    难道是他突然良心发现了,要给她擦药?

    她错了。

    渣男就是渣男,渣男再加上冷血,就更加无可救药。

    因为萧子赫在把毛巾和药油甩到叶歆婷身上之后,就坐到了一边的沙发上,不再理会叶歆婷。

    打火机清脆的声音再次响起,不一会,叶歆婷又闻到了雪茄的味道。

    她皱了皱眉。

    她不喜欢烟的味道,但这是他的地盘,她好像没权干涉,便只能忍下了。

    拿起毛巾轻轻擦拭着头发上脸上还未干的酒渍,叶歆婷的目光时不时的瞟向了萧子赫。

    不可否认,他长的确实不错,是她所见过的男人中最帅的一个。

    刀刻般的轮廓,糅合了西方男子的阳刚俊朗,又有着东方男子的白净秀气。

    双瞳犹如天山上的天池那般,带着与生俱来的冰冷,神秘叵测。

    珊瑚般妖冶的红唇微微弯起,薄而性|感,却给人以一种薄凉之感。

    从他光|裸着的胸膛,可以清楚的看见明显的肌肉线条,但却不像健美明星那样让人恶心。

    这样的萧子赫,给人的感觉,是一种柔和的阳刚之美。

    就连平时对男人不感兴趣的叶歆婷,也忍不住多看了几眼。

    “口水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萧子赫突然说了一句让她摸不着头脑的话。

    而叶歆婷却傻傻的把手伸到了自己的嘴边摸了摸。

    可恶………

    萧子赫居然骗她。

    她狠狠的瞪了他一眼,把毛巾甩朝一边,然后抓起桌上的药,拧开瓶盖就猛的往自己受伤的脚踝上倒。

    她把自己的脚当成了萧子赫那张欠扁的脸,不顾疼痛,狠狠的揉了起来,一边揉心里还一边默念着:萧子赫是大渣男,大渣男就是萧子赫。

    “歆儿,别妄想我会爱上你。”

    萧子赫缓缓的吐着烟圈,嘴角带着鄙夷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当然,会不会爱上我,那是你自己的事,只是到时候别怪我没提醒过你。”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