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噗………

    叶歆婷突然笑出了声,她的笑前所未有的灿烂。

    “俊逸哥,你很笨你知不知道?”

    “笨?”陆俊逸不解。

    叶歆婷猛的点了点头,一双大眼一眨一眨的,“萧子赫应该也通知你婚礼取消了吧?”

    陆俊逸点点头。

    叶歆婷随意的把手一挥,摇摇头一跳一跳的坐到了旁边的长椅上,陆俊逸也跟着坐到了她的身边。

    她笑着说:“那你还来?你不笨谁笨?”

    陆俊逸修长而笔直的双腿轻轻叠起,靠在倚背上,看着不远处新娘新郎用来宣誓的台子。

    他轻声道:“即便婚礼取消,你们一样会来。”

    他声线柔美得不禁让叶歆婷侧头,一双大眼一眨一眨的看着他的侧脸。

    只见陆俊逸纤长的睫毛随着他的眼轻轻抖动着。

    她的俊逸哥真的好美,美的就像是从画里走出来的一样,让她看傻了眼。

    他面部的线条柔美,不像萧子赫的脸那般,给人以一种冷冰冰的刀刻的感觉,与萧子赫相比,陆俊逸是春天,而萧子赫则是冬天。

    拍了拍自己的脸,叶歆婷生气自己怎么突然就想到那个渣男身上了。

    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,她又想起陆俊逸刚刚所说的话。

    是啊,即便是没有婚礼,他们一样会来,她也一样会成为萧子赫的妻子。

    是陆俊逸的话让她沉默了,不知道自己现在应该说些什么。

    “丫头,倒是你,虽然不会有人观礼,你好歹也该打扮一下吧?”

    陆俊逸无奈的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这样不好吗?”她反问。

    “结婚可是人生中的大事之一,每个女孩子都向往着这一天的到来,穿上雪白的婚纱,在父亲的牵扶之下走向红毯的另一端。”

    陆俊逸静静的给叶歆婷描述着什么才是真正的婚礼,“一个女孩一生中最美的一天就是………”

    “够了俊逸哥,你别说了。”叶歆婷打断了陆俊逸。

    这些事情,她不是不知道,她不是没有向往过,她也是一个正常的,拥有着幻想的女孩啊。

    只是,当这些事情从别人嘴里说出来,她只会觉得无比讽刺。

    叶歆婷瘦弱的双肩微微的颤抖着,面色苍白,双手紧紧的扣着椅子的边缘,指甲生疼。

    她低头看着自己的脚尖。

    “俊逸哥,别再说了,这些我都知道,我是一个没有父亲的孩子,又怎能期盼着在我结婚这天,牵着父亲的手走向红毯的那一边呢?”

    “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陆俊逸的身体微微一怔,他原本以为她是在抱怨萧子赫没有给她一个正常的婚礼,原来是他想错了,她并不在意萧子赫能不能给她一个难望的婚礼,她在意的是她从小就没有父亲。

    陆俊逸把手臂轻轻的搭在她的肩上,迟疑了片刻之后还是把她拉进了自己的怀里,轻拍着她。

    “你不用道歉,这是事实,没人能够改变。”

    话似乎很淡漠,陆俊逸却知道她的心比任何人都痛,而他一时间找不到任何语言来安慰她。

    “歆儿,忘记过去吧。”

    叶歆婷摇了摇头,莞尔一笑:“忘记,谈何容易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…”

    “午夜梦回,我总是会被那血淋淋的事实给吓醒,再闭眼,父亲那双带血的眼就会出现,你让我怎么忘记?”

    陆俊逸收紧手臂,让叶歆婷靠紧他,此时的他,只希望自己能帮她把内心的恐惧驱除。

    “每每想起他,我总会怨恨他,怨他为什么要抛下我,离我而去,但是,如果他当时不死,我也不可能会活到现在。”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