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“歆儿,别说了,都过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我不再怨他不再怪他,他若不死,我又怎可能过上小姐般衣食无忧的生活呢?”

    叶歆婷的话让陆俊逸内心一阵抽痛,痛得他脸上笑意尽失。

    他多希望在十六年前,从孤儿院接走她的不是萧家,而是他们陆家,也许她现在就不会那么痛苦。

    也许,她会爱上他………

    陆俊逸低下头,轻轻的吻上了叶歆婷额前的发丝。

    叶歆婷明显的一怔,但她却没有想要逃开的念头。

    他的吻如春风般,轻轻的、柔柔的,一股甜意直串叶歆婷的心头,暖暖的。

    她闭上双眼,享受着片刻的宁静。

    然而,正当两人都沉浸其中的时候,教堂的门被人重重的打开了,接着,一群人浩浩荡荡的涌了进来。

    几十号人身着黑衣、目戴墨镜、手戴白手套。他们好像是经过特别训练一样,一进来就整整齐齐的站到了红毯两边。

    一切就绪,一身深色西装,头发被梳得一丝不苟的人,踩着红毯优雅的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来人脚步沉稳,气场强大到能把周围的一切吞噬。

    这样的气息,叶歆婷非常熟悉。

    他不是别人,正是这场婚礼的男主角——萧子赫。

    叶歆婷后背一凉,急急忙忙的挪动着自己仍在陆俊逸怀里的身子。

    她想起身,却站不起来。

    不是因为她的腿伤发作,而是她被萧子赫从身后按住了肩膀。

    当萧子赫的大手握住她肩膀的那一刹那,叶歆婷像是个做了错事的孩子那般,瞬间低下了头,不敢再看眼前的一切。

    小心脏也跟着狂乱的跳动起来。

    她在怕萧子赫吗?

    是的,她在怕他。

    她怕自己一抬头迎来的,是萧子赫那张高贵到不可一世的脸,她怕他用枪指着她。

    陆俊逸放开了叶歆婷,他轻轻的拍了拍那双略显苍白的小手,同样优雅的站起身,与萧子赫对视。

    两个男人,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场都格外强大,只不过一个是火,一个是冰。

    萧子赫轻笑:“俊逸,谢谢你照顾我的,妻子。”

    他把妻子两字说的极重,像占有欲极强的雄狮一样,向另一头雄狮喧示着对叶歆婷的所有权。

    陆俊逸不是一般人,他怎会被萧子赫的话吓倒呢?

    他微微一笑,轻轻的吐出两字:“客气。”,他的语气轻而缓,却也霸气十足。

    两个人,脸上都带着迷死人不偿命的笑容,他们的眼神却在暗流涌动。

    他们都试图把对方压倒,却反倒是把叶歆婷吓得颤抖了起来。

    时间到,牧师手拿圣|经,表情严肃的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看到教堂里只有了了三人,不禁感到些许好奇,再看了看两个剑拔弩张的男人,他都怀疑自己是不是走错了地方。

    他举步慢慢走向三人所在之处:“请问,谁是新郎?”

    他的话引来了萧子赫的极度不满。

    难道他看上去不像新郎吗?这么蠢的问题还需要问?

    其实,不是牧师有意问这么蠢的问题,只是萧子赫与陆俊逸两人的着装都太过华丽,一黑一白两种不同风格的西服,却被他们穿出了同样的效果。

    他们看起来都像极了今天的男主角。

    但主角始终只有一个,牧师的这番话会引来主角的不满,当然是最正常不过的了。

    怒意隐去,萧子赫换上一副前所未有的温柔表情,单膝跪在了叶歆婷的面前。

    拉起叶歆婷有些冰凉的小手,萧子赫轻声问道:“歆儿,脚还疼吗?”

    叶歆婷木讷的微微摇头,却条件反射的缩了缩手。

    萧子赫迅速抓紧,让她无法动弹。

    “歆儿,你真的很不乖你知道吗?”

    萧子赫的语气轻而揉的在空气中回荡着,他的眼神也温暖到迷惑了所有人的眼,把他当成了一个格外疼惜妻子的好男人。

    但是,他越是这么做,就越是欲盖弥彰。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