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越说越哀叹,到最后,老爷子就拉着夜凉到了自己身边坐下,“凉凉啊,你说,我们家是敬错了哪个神仙啊,招来箫子赫这样的人,他要是再来几次,我都要少活几年啊。”

    “可能那尊神叫叶歆婷吧。”夜凉像是感慨的说。

    而被奉为神一样的叶歆婷此时正吃得不亦乐乎呢,她哪里知道她给别人带来了这么多的麻烦。

    “北辰,你吃这个,这个好吃。”叶歆婷吃着每一个菜都是正宗的中国味道,所以非常高兴,面对着北辰景也没有刚开始的那么拘束了,她就把北辰景当成了一个普通的朋友,像她在学校里的同学一样的对待。

    “嗯,是不错。”无论叶歆婷夹什么,北辰景都吃,然后说的都是好吃的话,一来是月莲瓶做东西是真的好吃,二来,要是叶歆婷都喜欢吃的,他却说不好吃,那他还怎么实现他的计划。

    其实要说味道,那是真的很不错,但是北辰景已经和月莲瓶认识多少年了,除了最近推出来的新菜他没吃过,其他的他都已经吃了无数遍了,就算是再好吃的菜,他也不会觉得有多好吃了,不过他还是会附和着叶歆婷说好吃。

    吃了一大半的时候,叶歆婷总算是吃的差不多了,她这才有心情问关于月莲瓶的事,“北辰,你刚刚说给我讲这家店主的故事呢,看到他这个人我就越发想听关于他的故事了,你讲讲呗。”

    “看到人就像听他的故事?我还以为莲瓶是那种见光死的人呢。”北辰景打趣的说。

    “怎么能说是见光死呢?”叶歆婷就有些为月莲瓶打抱不平了,虽然月莲瓶真的是满脸的络腮胡子,但是也不至于说是见光死吧,仔细看人也不丑啊,在一些国家这是很受欢迎的吧。

    “你是不知道啊,他现在都多少岁了,可是连一个女伴都没有,我身边好歹还有几个朋友,就拉他进我的朋友圈,然后他和一些女孩子聊的还挺嗨的,可是你知道吗?每次我带他去见了人回来之后,我那些朋友顺带着连我都嫌弃了,这不是见光死是什么。”

    说完北辰景模仿着他那些朋友说话的语调,“我说北辰景,你怎么能带一个黑人过来呢,简直太过分了。”接着北辰景又模仿了另一个人,“景少,你还不承认你近视,你看看,把一个络腮胡子都带到这里来了。”

    北辰景模仿的语气声调简直惟妙惟肖,让叶歆婷狂笑不已,“哈哈哈,北......辰,你的那些.....朋友都好好玩啊,简直太......笑了。”叶歆婷笑的都喘不过气来了,只得断断续续的说,说两句她还要笑一下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的,叶歆婷才忍住了笑,她一边擦笑出来的眼泪,一边说:“但是,北辰,这样嫌弃他是不是不对啊,你的那些朋友是不是对黑人有偏见?”

    这下可轮到北辰景笑了,“歆儿,你也学会说冷笑话了吗?哈哈,你是不知道莲瓶在我们圈子里有多么的受欢迎啊,那些人虽然是取笑着莲瓶黑,可是不妨碍他们玩在一起啊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这样的吗?听他们的语气好像是真的不喜欢莲瓶的黑和络腮胡子啊。”叶歆婷都感觉自己像是听错了,她不由怀疑自己是会错了意。

    “没有,他们是真的不喜欢,但是就像我刚刚说你比下面那个美女服务员好看一样,正是因为他们不喜欢莲瓶的外表,他们能玩到一起才更能说明莲瓶的内心世界丰富多彩啊。”

    北辰景笑着解释了,但是他觉得叶歆婷可能还是没听懂,所以他就举了几个例子,“歆儿,你看到那副画了吗?”说着北辰景就指着他背面的那幅画。

    经北辰景一指,叶歆婷就仔细看了看,“嗯,看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觉得它画的好吗?”

    “额,这个,我看画看艺术品都只有一种感觉,就是那种明明看着很高大上,但是却看不懂,只能说我没什么艺术细胞了。”

    叶歆婷毫不在意的说出了自己的缺点,事实上,她想了想,她还真的没什么优点,除了在中国和英国都待过,然后得了两个学位之位,她真的什么都不会,唯一珍贵的只有两个孩子。

    “歆儿你可真是诚实,不过其实我也差不多,都觉得那幅画贵的没边,但是就是看不懂是什么,我看了好久了,愣是没看懂它为什么值五十万。”

    “噗,你说什么?五十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